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尊贤使能 >

游戏点亮快乐童年征文

时间:2019-07-11来源:龙灵欲都网

  每个人都有一个难忘的童年,有些事是不是经常浮现在你的脑海里,回想起的时候还会情不自禁的发笑? 下面是相关的范文,快来围观吧。

  打开记忆的心扉,我现在所在童年里,多少美好境界藏在度年如秒的游戏中。其中,大部分藏在捉迷藏的游戏里。

  一天,我与伙伴老汪、老朱、老豆,一起玩捉迷藏。我简单讲了一下规则:一个人捉,三个人躲。但必须指定范围捉,可以使用任何方法,一共一局,十分钟内。就这样,游戏开始了。

  由老朱当捉的人,我们来当躲的人。老朱数了一百秒“100……5-4-3-2-1,开始!”只见他立刻转过身来,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四处张望着,好像已经望到了我们这些“肥肉”。 突然,他发现树上有动静,连忙装做一副仔细找人的样子,偷偷瞄着树。“哈哈!”老朱得意地笑了笑,“老豆,不管你的迷彩服多么混淆视觉,不管你的身手多么敏捷,还是逃不过我的法眼!”老豆没法子,只得下来,帮助他找我和老汪。

  不一会儿,我被老豆发现了。原来是老豆知道我的反侦察能力很强,料到我一定在他身后,便使了一个“连环计”,把我给灭了。他的计是“躲藏法”,背后“跟踪法”,一口“咬定法”。他先躲在树木后面,我来了“移形换位”——往前走,他再使用背后跟踪,利用小道联合老豆把我“包抄”捉到了,我肠子都悔青了。最难捉的老汪,我与老朱,老豆找遍了整个小区,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时间结束了,老汪出来了,我们争先恐后问老汪:“你藏在哪里了?”“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老汪得意得都快上天。

  童年,是快乐的;童年,是多姿多彩的,童年,是每一个人所珍惜的。

  游戏是儿童的天性,我不知二十几年前城里的孩子,他们在玩些什么游戏,他们一定会有游戏,有各式各样的玩具,南昌癫痫病到哪治比较好但应该跟村庄的孩子不同吧。村庄的游戏都是孩子自身创设的,他们自己设计游戏,定规则,输赢的代价。过一阵儿,兴起一个游戏,又过一阵儿,另一种游戏又蔚然成风。

  游戏本身不需要太多成本,有赌博与比赛的性质,但输赢的筹码不是钱,而是各式小玩意,如电池上的塑料帽子,圆形,中间穿孔,薄薄的一片,放在食指与拇指之间,稍微用力,它便能飞出去很远。村里以前没电,照明都是用手电筒,夜里出行,人手一只手电筒,一只手电筒要用三节一号电池,所以在垃圾堆里,很容易就能翻到电池,用石头敲敲,帽子就脱落了。红色居多,蓝色的少,所以物以稀为贵,蓝色电池帽自然就价高一筹。电池帽,玩法很多,简单的,就跟烟纸一样的玩法,直接参与赌博,当筹码。另一种是竞赛式,两人以上,按顺序,从手中飞出去,看谁先用自己手中的电池帽碰到另一人的电池帽,先碰到者,自然能赢得别人的电池帽。

  还有一种玩法,每人各拿若干电池帽,凑在一块儿,在地上挖一个小坑,画一条线,线与小坑有一定的距离,距离是几方商量的,石头剪子布分定谁先谁后,第一个人,站在画线处,把手里的电池帽往小坑里掷,落入坑里的电池帽,就归他,依此次序,轮流投掷。还有一种玩法,也是每人拿出若干电池帽,放在墙上的一个小洞里,也是按照顺序,每人拿一个电池帽,砸中洞里的电池帽,掉下来的,就归他。类似这样的游戏,有时候竟无法描述。有些,也已经忘了具体的玩法。只知道,那时候的孩子都很厉害,更厉害的孩子,脖子上挂着一串电池帽,沉甸甸,清脆脆的响着。仿佛沙僧的骷髅项链。那是一种荣耀。

  不玩群体游戏时,我们便玩泥巴。塘里,放水后,晒过一阵,泥巴很多,黑泥巴,粘性很好,黄泥巴也有,但是在其他地方寻来的。当年玩泥巴,有点像今天弄陶瓷,陶瓷是烘干烧干的,但泥巴则是晒干的。几团泥巴在手,想捏成什么样就广西癫痫病到哪里治疗好什么样,男孩子喜欢汽车,每一次捏都是先把泥巴整成一个长方形的模样。用小树枝,慢慢挑出车舱,座位,然后慢慢修饰方向盘,再在座位上塑一个开车人。车轮要另外做,尽量圆,用香脚骨连接起来,使它们能动起来,找一块彩色玻璃,做挡风玻璃,这样的泥巴车才上档次。准备就绪后,小心翼翼搬到太阳底下晒。太阳猛时,一个下午便能晒干,稍微柔弱点,则要过夜。晒干后的泥车真的能动起来,四个轮子,吧嗒吧嗒往前走,可是这样的泥巴车,没玩几天,就腻了,砸了,又变成一块干泥。有时性起,又会挖泥做点其他的什么。《西游记》中的人物、猫猫狗狗、一条大鲤鱼、一只难看的癞蛤蟆,反正能想到的,能做的,都会做来玩,做了毁,毁了做,也不疼惜,因为泥是现成的,人工也是现有的。至于谁塑的好,谁塑得雅致,哪里理得,这东西是做来玩的,不是用来比赛的,所以参与人极多,凡是手脚能动弹,脑子不至于烧坏的,都可以玩泥巴。

  玩泥巴的孩子,衣服脸上,手掌,肘部,都沾满了泥,村庄人不太讲究这些,小孩子看上去都是脏兮兮的,父母也不管,也没时间管,这就养成了孩子一种朴素观念。他们不太计较外表的光鲜与场面的繁文缛节,他们注重游戏内在的丰富与快乐。北大教授郑也夫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曾做自画像:“懒散,不整衣冠,精神上却颇有洁癖。”他认为在社会底层度过的青少年时代使得底层审美融入体内,这使得他不习惯场面上的繁文缛节。

  玩烟纸,是另一个有趣的游戏。胡适在《四十自述》中说:“大人们鼓励我装先生样子,我也没有嬉戏的能力和习惯,又因为我确是喜欢看书,故我一生可算是不曾享过儿童游戏的生活。”我可真同情他,如果用胡适后半生的功成名就,换我多彩的童年,我还是愿意做现在平凡的我。

  我们有时会在草垛里,摸出几个滚烫的鸡蛋。兜里没钱,嘴又很馋的时候,摸得更频繁。一个鸡蛋几分北京癫痫病公立医院钱,收购鸡蛋的车,出现在村口时,我们便揣着鸡蛋,趁大人不注意,溜到车前,把鸡蛋叠到鸡蛋筐里,等着数钱。钱到手,就跑去公厕旁边的小卖部。

  店主是一个瘸腿的中年人,据说是中越战负伤,算光荣退休军人。他长得有些胖,皮肤白皙,说话中气很足,但一瘸一拐的样子,丝毫联想不起军人的英姿。他对人也很和善,小孩子喜欢去关顾他的店。他的妻子,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高大很有英姿的女人,但我的记忆很不可靠,我一直疑心,我把她跟另一个女人混淆了。这样的话,她就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女人了,一点也不出众。

  店的墙上挖了一个窗,平时的买卖,基本在窗上进行,而不用跑进屋里。窗旁边放着一个架子,架子上整齐排满了一包包香烟。金梅州、良友、三星、双喜、南海、大前门、力士、石林、飞鹰,香烟种类不少。好一点的算良友、双喜,差一点南海、飞鹰。烟对一个小孩子而言,没多大诱惑力,但烟纸却是致命的诱惑。特别是烟纸上的图案,良友是铜色包装,标志是红色的good companion。南海香烟背景是一片海滩上的椰林,几只远航,整个画面呈暖色。“海南岛上,鲜花已经盛开”,小学语文课本上的这句话,对童年是一浪浪海鸣,从此海南岛,仿佛一处蓬莱仙岛,蕴藏着无限的美丽无限的可能性,直到我亲身去到那里。所以想要对一个地方保持那种神秘而美丽的感觉,最好是不要到达那里,任何到达都是对旧梦的破坏。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存在儿时编织的梦里最好,即便看待长得不是那么俊雅的鸬鹚,在神奇的山水里,也做神鸟般的遐想。

  飞鹰香烟,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飞马香烟,是一匹飞奔的棕色骏马,雄姿英发,因为飞翔,马鬃毛也像一朵祥云,挂在天际。大前门香烟更经典,据说此烟邓小平抽过,是干部烟,但也不是什么高档烟。大前门的烟标自然是前门了,前门也就是北京正阳门,箭楼,五百多年历史荆门癫痫治疗的价格多少,算是北京城的象征了,难怪坊间流传这烟是邓小平专供烟。北京的城门与箭楼从前很多,这几十年来,拆得让人心酸。几百年的村庄,几百年的文物,想拆就拆,丝毫没有历史负罪感,人可是奇怪的动物,历尽心血创造历史,又在几乎一夜之间让历史回归废墟。

  还是说回香烟吧。烟纸的玩法很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赋予它价值,如果把一张平常的双喜烟纸当成数字五,那么一张大前门就应该值二十五,以此来做博弈游戏,如简单的鱼虾蟹,掷石子之类。

  几乎每个孩子家里都有一箱烟纸,各式各样,越是精美,越是稀罕,价值越高。我们曾走街串巷,目光如鼠一样警觉,都是为了觅得一张烟纸。不然就盯着大人手里的香烟,巴不得他们很快抽光。我的父亲,抽的一般都是金梅州、南海之类的烟,太寻常,价值不高。可是想要寻得一张稀奇的烟纸,纯属上等运气。

  可惜,当年的这些烟纸,已不知去向,很多香烟已经不生产,想要重找一张当年香烟的烟纸,也只好到记忆中打捞。如今网络发达,还是有一些有心人,把烟纸发到网上,我想起时,上网看看,也可以以慰相思之苦。现在的孩子,早就不玩烟纸了,他们一天到晚对着手机与电脑,他们的乐趣,我还是能一二,可我们的呢,也只好埋葬在我们的记忆里,在他们的记忆之外。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游戏。谁比谁好,很难评价。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记忆。谁比谁激荡,也不好评判。我也只好“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不合时宜地谈点天宝年间的遗事,希望对那个时代淡漠的人,知道过去,借机理解曾经那一代的我们。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

上一篇:后悔的一件事作文600字

下一篇:清华大学校长在开学典礼的讲话作文900字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