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万取千焉 >

高洁的青松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龙灵欲都网

  三个人几乎是跑上楼来的。十月天,已经有点凉意,可是由于还都保持着白日的兴奋,他们的脸是红的,身是热的,就象喝醉了酒。推门跨进屋来,扭亮电灯,杨子江哗地推开窗子。

  窗外的天空被焰火和爆竹的纸花填满了。街道的锣鼓声、唢呐声驾着十月的风从窗口飘进来。

  杨子江把老师傅和车工小赵让到沙发上坐下,把三个人手中的花束拢在一起堆放在茶几上,然后给客人倒上了水。客人坐在那里环视这小小的客厅:一个书架、一对沙发、两把藤椅、一张茶几,便是室内的全部陈设了。引人注目的,一个是东墙上悬挂着的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彩色照片;一个是西墙上贴着一张抄录的陈毅同志的诗。静静地坐在这里,看着窗外那五光十色的天空,一股幸福的暖流同时涌进三个人的心里。

  从楼梯上又传来了脚步声,门被推开了。杨子江的父亲,市工交办主任杨建夫领着小女儿也是红光满面地回来了。客人站了起来,宾主相互打着招呼、握手、让坐;小姑娘把手里的花束放到茶几上,向客人问好……这一切都是在兴奋、激动中进行的,小小的客厅里充满了欢乐。

  “还都没吃饭吧?一定饿了。”杨主任一边脱着外衣一边吩咐儿子,“子江,柜橱里还有些饼干,拿出来,大家先吃点。”杨子江拿出饼干,抱歉地说:“何师傅头一次到家……这太不象样子了……这半年,我变成了家庭厨师。男人干这种活,总是笨手笨脚,没办法,我就常买点饼干……”“这也挺好嘛,”何师傅说,“怎么,你母亲……”老师傅何有年的问话刚一出口,车工小赵忙伸过脚去在桌下踩了他一脚。何师傅显然没有理解到小赵的用意,他把被踩的那只脚往后挪了挪,又问:“你母亲身体不好吗?……”“何师傅,”小赵截住了他的话,“你抽支烟吧。”“你知道,我不会吸烟嘛……”说到这,何师傅发现了小赵递过来的眼神,他这才意识到小赵是一种暗示。究竟暗示什么,一时还闹不清楚。尽管如此,他还是把下边的话咽回去了。

  “没什么,我们每天照例按时开饭。这半年,秀秀也学会做简单的饭菜了。”杨主任往藤椅上一坐,对小女儿说:“秀秀,把煤气炉点着,给我们熬点稀饭吧,啊?”小女儿答应着,高兴地走出屋去。窗外传来了:“打倒‘四人帮’,人民得解放”的歌声,路灯下,一队游行队伍正在穿过街口。楼下荡起了孩子们的欢笑。随着一颗“二踢脚”翻上天,就在窗口处炸开了,纸花飘进屋来,撒在茶几上、地板上和老主任的头上、身上。

  杨主任站起来,探出身去,冲楼下喊着,逗弄着孩子们:“是谁放的‘二踢脚’,翻得这么高哇?”“‘四人帮’被粉碎了,”楼下传来孩子们的喊声,“杨爷爷,你听我们给你唱支歌吧!”随后响起了一片爆豆似的鞭炮声。

  “好歌好歌!”杨主任转过身来,兴致勃勃地说,“这群小燕子,他们都知道春夏秋冬噢。”接着又对厨房喊道:“秀秀,你到夜间售货部给我们打一斤酒吧。”秀秀答应着,走出去了。

  “爸爸,”杨子江说,“你的血压高……”“不不,今天破例,我得多少喝点。”老主任又热情地对客人说:“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转播首都庆祝大会实况,一定很有意思。看完电视,咱们得碰几杯,来,大家先吃一点饼干,吃啊。”“吃,吃呢。”何师傅说,“主任也参加了一天的游行,一定也饿了。”“我就是口渴。”杨建夫拿起暖瓶满满倒了一杯水。

  宾主督没再说什么,小客厅里静下来了,只有从江湾路上传来阵阵的锣鼓声。何师傅时而扭过头去看看小赵,用眼光讯问什么,而小赵只是极不明显地、微微地摇一摇头。老主任忽然感到室内有些异常,刚才进屋时那激动、活跃的气氛变成了沉默与紧张。不用细想,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为什么都不讲话了?随便说点什么嘛。在今天,咱们不是唠上个通宵都不嫌多吗?”老主任站起身来爽朗地笑了,“我明白了,是不是由于刚才提到子江他母亲引起的?对吧?”室内的气氛更加紧张了。何师傅不明真情不便开口;深知实底的小赵深怕杨家那不愉快的往事搅乱今天人们欢快的心情;儿子杨子江更悔恨自己的失言,在这欢庆的日子里,他不应当引得师傅提到妈妈,在他看来,这会刺痛爸爸的心。

  “我不知详情,冒冒失失地问了一句,”听到老主任已经把事情点破,何师傅这才自疚地说,“其实,今天咱们活着的人心里高兴,死去的人也就闭上眼睛了……”“何师傅!”小赵焦急地喊了一声,“看你说到哪去了!”何师傅自知又说错了,赶忙收住了嘴。杨主任呵呵地笑了:“看来,何师傅对我的家庭还不太了解。噢,对了,”他转向儿子,“听秀秀说,今天她游行的时候,在江滨剧场门前看到了你妈。”“爸爸,”子江有意岔开话题,“茶沏好了,你喝杯茶水吧。”“好好,”爸爸猜透了儿子的用意,他又爽朗地笑了,“其实,没有什么。家庭,也是社会的一角,你让它不反映社会上的斗争反倒是件怪事喽。因为每个家庭成员同时也是社会上的成员。”老主任重新坐到藤椅上,对何师傅说,“这一年我们家庭发生的变化,老师傅可能不太清楚。子江,我口渴,要连喝两杯茶。你就把咱家的事跟你师傅讲讲嘛。”儿子杨子江为难地看了父亲一眼。

  “杨主任,你看这事闹的,都因为我一时多嘴……”老师傅何有年有些惶恐了。#p#分页标题#e#

  “不不不,你不清楚,在今天晚上唠起这件事,倒满有意义呢。”老主任随后又转向儿子,“不要怕家丑外扬。你若不讲,好,我讲。”“爸爸,你口渴,喝茶吧。”子江回过身来问何师傅,“何师傅还不认识我妈吧?”“听说。在市话剧团,编戏的吧?”“对,我妈从部队转业以后就到市话剧团,作编剧工作,已经十五六年了。”杨子江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影集,“你看,这里有,这就是我妈。”何师傅探过身去。

  像框上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妇人照片,眉宇间多少透出一点傲气。

  杨子江又把影集翻过一页,何师傅便看到了一个剪着短发,身穿军装,头戴军帽的年轻姑娘。

  “这是我妈在解放战争时候照的。当时她就在我爸爸那个团里的文工队工作。”“在我的印象里,我妈和我爸爸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她尊敬爸爸。还在我念书的时候,我妈常对我说:”你爸爸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当了团长,别看他扛了半辈子枪,他还挺懂文艺创作呢。那时候我每写一个小节目,都要送给你爸爸看,他也常常动笔给我修改。他是我的团长,也是我的老师‘。应当说,爸爸和我妈有过一段共同战斗的经历。你看,这就是他们过江后照的,背后就是长江。我就是在这一年出生的,可能是为了纪念解放军横渡长江这个大胜利吧,爸爸才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杨子江边讲边翻动影集。这一页贴着一张放大的六寸照片。一个年轻女战士身旁站着一位身材魁梧、斜背着手枪的军人,他们的背后是滔滔的扬子江水。

  “子江,你把话题扯得太远了。”老主任说,“我让你讲这一年的变化。”“好。”儿子笑了笑,“其实,有些事情我也不太清楚,爸爸你得承认,你和我妈之间的分歧,一开始是背着我们的,一直到你在市宾馆主持那次大会,我才察觉到一点。”“对了,那是地区轻工业会议。我爸爸从早到晚整天的忙。一天我妈下班回来,心情焦急地问我:”你癫痫治疗有效的药是什么爸爸还没回来吗?‘“”那天爸爸回来得很晚,我妈饭也没吃,一直在等他。爸爸一进屋我妈就问;’听说你们的大会明天安排一场电影?‘爸爸说:“对’。我妈问:”是看《创业》吗?‘爸爸说:“两个电影,其中有《创业》。’我妈说:”你的耳朵咋这么背,为哈还安排这样的片子?‘爸爸说:“为啥?工业会嘛,就是学大庆的会,让到会的人都形象地感受一下大庆精神,不好吗?’当时他就这么说,‘就为这个。’我妈问:”你不知道它的背景吗?‘爸爸说:“我看了两遍,为啥不知道?它的背景就是帝修反在卡我们的脖子,中国工人阶级在党的领导下……’没等爸爸把话说完,我妈焦急地拦住了他说:”我不是指影片本身描写的背景,我是说……‘爸爸也截住了妈的话,他把手一挥说:“我听说了。有人说这部片子的产生有背景,是为某某某歌功颂德。真见鬼!’我妈说:”不,我也不是指的这个。我是说:江青一直在反对这部片子。‘爸爸说:“可是毛主席肯定了这部片子,作了批示,建议通过发行。这个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妈说:”知道知道,这些我全清楚。我说的背景,就是指的这些。围绕这部片子,斗争得很激烈,我们何必往这斗争的漩涡里卷?我们不看它,离它远远的,也就躲开了。如果你组织人去看它,就容易被人误解你有倾向性。‘“”当时,我爸爸非常激动,他从窗口走到书架那里,随后又折回来,就站在这沙发前冲着我妈一字一板地说:“不是误解,我就是有倾向性。’当时他就这么说的,‘其实,你也卷进来了。’他说,‘真见鬼,这么好的片子不让演,主席有了批示还不让演、不让看,难道这仅仅是文艺理论上的分歧吗?我要问这种人,你是反对这部片子,是反对工业学大庆,还是反对毛主席、反对党中央?’”“我妈吓得慌忙关上前窗,回过身来,压低声音说:”行了行了,我是一片好意,听不听由你。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一件事:听说你昨天在大会上作了一个报告,讲到学大庆,搞什么建章建制……市委牟书记已经知道了,他十分重视这个问题,说你在推行管卡压……‘“”我妈还想往下讲,爸爸昂着头,大步走进了里屋,砰的一声带上了门。“”看得出来,当时爸爸的火气不单单是对妈发的,可是从此这两位老人却格外地分生了。他们个人在想着个人的心事,个人在干着个人的事情。我真想劝说几句,可是作儿女的在老人的事情上又很难插上嘴。他们之间的僵局,一直延持了一个多月。还是我王大爷——噢,就是机关党委的王书记——到家来进行一次调解,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才有了一些缓解。“”表面上的缓解是很难持续下去的。进了四月吧,有一天我妈回到家,一进屋就忧郁地对我爸爸说:“我明天出门儿,和乔里一起走,深入生活去。’”“妈妈说的乔里,就是话剧团的乔叔叔,原来也在部队的文工队,和妈一同转业的,现在作导演工作。”“爸爸说:”好哇,你们是应当下去了。整天坐在屋里锤什么路子,突出这个,陪衬那个的,那一套三什么玩意我也说不好,你们这样搞,能写出好东西?‘他又问:“去多少日子?’我妈说:”一个月。‘爸爸说:“时间这么短,还不是蜻蜓点水?’我妈说:”任务紧,两个月拿出本子,六月末就得和观众见面了。上级说,这是为了配合未来的一场大的政治运动。‘爸爸愣了一下,随后问:“什么大的政治运动?’我妈说:”具体的还不清楚,这是牟书记跟我谈话的时候透露的。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你怀疑吗?人家是通天人物,没有充分的根据,他是不能随便讲这话的。‘我爸爸冷笑了一声说:“鬼晓得他通的是那个天!’我妈忧虑地说:”这几年,你吃亏就吃在这个上头了。我要告诉你:我这一次去的地方是龙河煤矿。‘我妈把’龙河煤矿‘几个字说得非常重。“”爸爸一听妈去龙河,很兴奋。他说:“去龙河好。冯海在那当书记,你见到他,一定代我问好。’我妈说:”这么说,你真跟那个冯海挺熟悉?‘爸爸说:“怎么,你对他不是更熟悉吗?’我妈没有说什么,她困惑地看着爸爸。我爸说:”怎么,你忘了吗?解放重庆以后,你编了一个秧歌剧《开路先锋》,那里面歌颂一位爆破英雄,不正是你采访了冯海以后写的吗?我还记得,这个戏是乔里导的;冯海当时在六连。‘’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他呀!‘我妈说,’市委牟书记指示,这次主要以他为模特儿。‘“”爸爸点着头说:“是个好同志,有写头。’我妈皱了一下眉,说:”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一次要从他身上获得一些素材,可是目的是为了塑造反面人物……‘爸爸听到这一愣,忙问:“反面人物!为什么?’”“我妈把声音放低了一些,神秘地说:”牟书记特意把我们找去,吃了一些小灶,有很多新精神。上级指示我们写与走资派作斗争的戏。‘“”爸爸非常严肃地说:“我问你,什么样的人是走资派?’”“我妈说:”听说这个冯海落队了,他的思想还停留在民主革命时期,目前干了很多只有走资派才能干出的事。‘“”’不可能,太不可能了!‘当时我爸爸这么说,他连连地摇着头,’上个月我还到他们矿去了一趟。龙河,我清楚,我正在抓这个点。一连三年了,他们年年超额完成国家规定的生产指标,他们对实现四个现代化是有贡献的……‘“”我妈说:“说他是走资派,也正因为这一点。’”“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爸爸就坐在何师傅坐的那张沙发上,听到我妈的话,他激动得一股身站起来,冲着我妈说:”我不懂民主,我真不懂!这究竟是为了什么!用这个去配合未来的一场政治运动,那将是一场什么样的运动啊!‘“”我妈当时也很激动,她说:“我知道你不懂,因为你欣赏他,你自己也在这么干。市委里已经有了传言,说冯海有后台,我必须告诉你,连牟书记都有这种看法。这后台究竟是谁?虽然没有人公开点出名来,可你是工交办的主任,我不能不想到你。再说,你把龙河当正面典型去树,牟书记要把龙河当反面典型去批,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你没有察觉到吗?你看不出对你来说是一种信号吗?老杨,我觉得这绝不是我的多疑、多虑。一般人听到这些话,也许不会去更多的想什么,可是谁叫生活把我们的命运连在一起了呢?我不能不想。其实,我知道,你在走什么路,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左右你,可我担心,我担心的是那最后的结局,不要落个老吴的下场。’”“我妈说的老吴,就是指财贸办副主任吴之平同志。吴主任的遭遇咱们都知道,就因为顶了他们,闹得撤职、反省,让他们折腾得胰腺炎复发了,几乎家败人亡。我爸爸一听提到了吴主任,非常气愤,他说:”那也好嘛,我和老吴一块去找马克思去,我坚信,马克思会接见我们。‘“”这天晚上的谈话,就是这样不愉快地结束了。第二天一早,我妈临上车站的时候对我说:“子江,你不小了,应该懂些事了,如果你有机会遇见牟书记,要主动地跟他说话,嗨,出个门儿心也不能安稳,如果你们都能随和些……’她没有把话说完就走出去了。”“我理解,妈的话虽然是对我说的,却是给爸爸听的。我得承认,那时候我的心情是矛盾的:我敬佩爸爸的倔强、刚直;同时,想到吴主任的遭遇,对妈妈的不安、忧虑和为了全家命运而奔波、操劳,在我心里产生了一些同情和怜悯。”“实话实说,”杨主任笑了起来,“怪不得那时候你一言不发,没个态度。我说你骑墙嘛,你当时还不认账。”“认识事物总得有个过程,”儿子笑了笑说,“后来,我的态度不是很明朗吗?”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秀秀回来了。她手里举着的,却是一个空瓶子。#p#分页标题#e#

  “我算完不成任务了,”秀秀说,“酒又卖光了。取货的车还没回来,可能是让游行的队伍给堵住了。全市的人好象是经过研究了似的,今天夜里都买酒。”“这可是太遗憾了。”老主任惋惜地说。

癫痫病常见的病因是什么呢

  “不不,子江讲的,比酒还助兴。”何师傅说,“这也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噢,不是我家的,是厂子里发生的事。子江和小赵也知道。‘四人帮’真是祸国殃民、真是祸国殃民!”“是啊是啊,家庭、社会,都有斗争,而且常常有他们的共性。”杨主任看了看表,“哎哟,快到八点了。子江,快把电视机搬到这个屋来。”电视机搬过来,调节好了,不多时荧光屏上出现了沸腾的首都。人海、旗浪、歌潮;焰火、鞭炮、口号。一张张笑脸在花丛中闪过,喜泪在老工人的脸上流淌……欢腾的洪流从四面八方向天安门广场涌来。

  “真热烈!”屋里的人同时喊出声来。

  荧光屏立时增加了亮度。中央领导同志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首都人民,不,是向八亿人民挥手呢……看电视的整个过程,他们全神贯注,仿佛走入荧光屏,走进了欢庆的人群。电视节目结束了,屋里老少五个人的激动心情却没有平静下来。杨子江扭亮了电灯,他发现父亲正用手绢擦着那双潮湿的眼睛。

  “看来,北京今天也是个不眠的夜呀!”车工小赵走到窗前的藤椅上坐下,他面对窗外,好象要看到那遥远的首都。

  “是啊是啊,党胜利了,无产阶级胜利了,人民胜利了!国家得救了!”老主任异常振奋,“今天夜里谁舍得睡觉哇!秀秀,给我们做一点菜,没买到酒,咱们喝粥。子江,你接着讲下去,给我们助助兴。”“好好,”老何师傅说,“是得讲下去。子江,你讲到你母亲上龙河煤矿了。”外面不知谁喊了一声:“江里放彩船了!”楼下一片脚步声,飞快地响远了。

  “对了,我妈去了,深入生活去了。”子江接着说,“不知是因为对家里不放心还是工作得顺利,不到二十天,她回来了。紧接着就铺上了稿纸,她整天的忙,常常是写到深夜。”“那些日子,爸爸也在忙,他正在筹备一个大型会议:地区公交系统抓革命、促生产经验交流会。”“那几天,我们家好热闹。我妈常领着剧团的二名编剧一名导演在这个屋给剧本锤路子;里屋是爸爸的工作间,市工业局和下边厂矿的同志又常来找爸爸研究经验交流会的材料。有一天晚上,两伙都赶一块到我家来了。”“我妈领一伙人在这个屋,研究和走资派作斗争的剧本《战台风》;爸爸在里屋领一伙人讨论龙河煤矿党委书记冯海的大会发言稿。我和妹妹呆在西间,两个屋的谈话,我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外屋讲的尽是些‘三突出’、‘多侧面’、‘立体化’、‘高起点’之类;里屋便是‘大庆经验’、‘发扬铁人精神’、‘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实事求是’。虽然各有一套用语,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里外屋都不时地提到冯海这个名字。不过,一个把他作为学大庆的好带头人,踏踏实实工作的好干部去肯定;一个却是把他作为走资派去塑造。”“一开始两个屋还都各自研究,可是到后来简直是短兵相接交起锋来了。”“我妈在外屋说:”必须写出冯海的思想根源。我打算在第二场清楚地交待一下他民主革命时期就扛了枪,目前他的思想还停留在这个水平上。‘“”我爸爸在里屋说:“老冯参加革命早,受党的多年培养教育,到目前仍然保持革命战争时期那么一股劲,那么一种拼命精神。这是一些老同志的共同点。这份材料里,一定要把他继续革命觉悟反映出来。’”“我妈在外屋说:”梁效的文章里谈得很清楚,走资派的主要特点,就是唯生产力论,他们总是什么生产指标啊,产品质量啊。老冯这个人物,也应当明显具备这一点。在第四场里,应当是他这一侧面的高峰。‘“”我爸爸在里屋说:“为社会主义创造财富反倒有罪吗?冯海同志这几年,工作干得很出色,年年超额完成国家规定的生产指标,为实现四个现代化作出了贡献。这是他的一大功绩,这要作为专题去写。’”“里外屋的矛盾在向高潮推进,我在暗暗地捏着一把汗。多亏来了电话,小车把爸爸接走开会去了,这才避免了一场尖锐的冲突。”“爸爸走了,妈的锤路子会也散了。爸爸回来得很晚。”“爸爸回来的时候,我妈正在写剧本的第三场。她放下笔,难过地对爸爸说:”这些天,我总在想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能象先前那样帮助我做好工作呢?那时候,我每写一点东西你都那么热心地跟我一起构思,给我修改。可是现在,嗨,你应当明白,市委领导把这样一个任务交给了我,说明上级的器重。我应当把它完成得好一些。有些话,我一直没有跟你讲,怕你产生某种误解……牟书记很早就跟我说,文化局的汪局长很不得力,牟书记说,我到那里是能抓起来的……这分明是一种暗示。‘我爸爸说:“好哇,我老婆要升官儿了’我妈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人家附带了条件:一个是你得转过弯子来,随和一些;再个是……‘“”我妈讲到这就不往下说了,只是抬起头看了我爸爸一眼。“”爸爸笑着说:“是让你跟我划清界线,反我的潮流吧?’”“我妈说:”嗯,让我彻底揭发你。‘“爸爸哈哈地笑起来,他说:”’打小报告总比写剧本容易得多呢,这也是个升官之道哇!‘“”我妈表现得很难过,她说:“你这话,让我太委屈了。我怎么能狠下这个心呢?那样做,也不够人。你不应当忘记,咱们俩结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从此,咱们俩的命运就连在一起了……’”“爸爸笑了,他说:”还是这套糊涂话!‘“”我妈没让爸爸继续说下去,她接着说:“你转业留到地方,我跟领导提出了三次申请,也要求转业,长途跋涉来到这个城市,找到了你。你当时批评了我,可我对你说:我一步也离不开你,过去在你的团里,现在也希望到你下属的一个单位,可你不同意这样安排……’”“爸爸说:”是啊,这也是我多年来的一种感觉:你所谓的连在一起,过去是和一个团长相连,现在是和一个工交办主任相连……‘我妈说:“难道我只是为了你的官职吗?……你看乔里和丁岚夫妻俩,他们总是夫唱妇随。今天他们俩尽管一齐向我的剧本进攻,公开反对我这种写法,但从人家夫妻志同道合这一点看,我真羡慕,甚至有些忌妒。可你,太不体谅我了。象今天这种情况,你怎能带着一伙人和我们外屋唱对台戏呢?你应当帮助我把剧本写好才是……’”“爸爸笑了,说:”好好好,你先写吧,这几天我太忙,过些日子我一定给你看,帮你改。‘也许爸爸急于干自己的工作,他一边说着一边从书架上抽出一份材料走进了里屋。“”我知道,爸爸不是有意和妈为难。傍晚发生的事情,是出自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和爸爸那倔强、刚直的性格造成的。也正因为这样,事隔不久,又引起了一场更大的风波。“”那天下班,我是和爸爸一同进屋的。我妈躺在床上睡着了,睡得是那么沉,那么香。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妈的剧本一定是写完了。果然,写字台上放着一本厚厚的剧本初稿——七场话剧《战台风》。“”吃过晚饭爸爸对我说:“回到你的屋里早点睡吧,我要给你妈看看剧本。’”“半夜醒来,我看见爸爸的工作间里还亮着灯光。”“第二天我妈起来的很晚,只洗了一把脸,连饭也没吃,从桌上拿起剧本就走出去了。”爸爸一夜的辛苦,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第二天中午我妈回到家来,一进屋就冲我爸爸喊:“‘你愿意跳井,你自己跳好了,为什么还往下推我!’我妈从皮包里掏出那七场话剧的初稿,唰地扔给我爸爸,随后一头趴在床上哭开了。”“当时我什么也不知道,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闹得愣住了。”杨子江讲到这,老主任咯咯咯地笑了,他瞅着何师傅说:“那是我头天夜里闯的祸。夜里我看她的剧本,越看越生气。一气之下,我把剧本中的人物全改了。把那里面的走资派老冯,改成了学大庆的带头人,充分肯定了他抓革命、促生产的作为;那里面的‘英雄’赵秀娟,被我改间歇癫痫怎么预防成个两面派、阴谋家。”“是啊,这事闹大了。”子江接着说,“关于详情是后来听说的。乔里根据龙河的素材写了一个歌颂老干部的话剧《青松赞》来到我家请爸爸帮着修改。是他向我们讲了事情的全部经过!那天早晨,我妈匆匆地拿走了剧本,到市委直接送交牟万春审查。下午,牟万春派通讯员把本子送回剧团,上面批了一行大字:”坏戏。陈静,你让我太失望了!‘我妈翻开剧本,才发现爸爸修改的字迹,不知是被牟万春吓的,还是被爸爸气的,她抱着剧本,哭起来了。“杨子江讲到这,屋里的人都大笑起来。好象是对这欢乐气氛的呼应,江堤上传来了一片欢呼声,想必是人们在为江心那五颜六色的灯船喝彩吧?”怪不得回到家来和杨主任连哭带闹。“老师傅何有年说。”这个过场当时子江上哪知道去?“”是啊,我妈又哭又闹,我摸不着头脑,想劝几句,也无从开口。“子江接着讲下去,”我妈翻身坐起来问:“你为什么给我随便改?’爸爸说:”三十多年了,你每当写点东西我都改一改,你有这要求,我也就形成了习惯。再说,前几天你不是还跟我说过,让我帮你完成吗?‘我妈说:“可事实上,你不是在建设,而是在破坏!我真不理解你,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老杨,你说呀,为了什么?’”“这时候我爸爸也激愤起来,他说:”为什么,一个共产党员除了为共产主义而奋斗,还能为了什么?说到建设也罢,破坏也罢,我们共产党员每天都在搞建设,也在搞破坏,就看你破坏的什么,建设的什么?有些事情我也不理解,你们把一些革命的老同志硬给戴上了走资派的帽子,你们心里不难受吗?这又是为了什么?你们究竟要干什么?“”我妈说:“这不是我独出心裁,写与走资派作斗争的作品,是江青的指示。‘”爸爸冷笑一声说:“’又搬出你们的江青来。对一些问题,总要有个自己的见解,旗手也好,扒手也好,当年也无非是《赛金花》竞争场中的失意者……‘”“没等爸爸把话说完,我妈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行了行了,‘她连连摆手,’把我整到这种地步,你还嫌不够吗?‘”我妈从床上拿起她的剧本初稿向西屋走去,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对爸爸说:“’我知道你在暗中嘲笑我,嘲笑我的软弱,嘲笑我的屈服,甚至你会认为我是一种投靠、变节。随你的便,你愿意怎样想就怎样想好了。你对你的倔强去孤芳自赏吧,现实可以作证,你这样下去,不会比吴之平的命运更好些。‘”“我妈走进西屋,恢复她的剧本去了。爸爸坐在那里却呵呵呵地笑起来。”“我妈真没有说错,半个月后就证实了她的话。”“经验交流会已经开了十二天,就要结束了。爸爸格外的忙,那几天就在会议招待所吃住,整日不回家。星期天,我妈挂了四次电话才把爸爸找回来。”“我妈的精神显得十分紧张,没等爸爸坐下,她就说:”没有要紧的事,我不能一次次地去电话找你,’她说,‘你听到以后,不要难过,也不要激动。这消息是可靠的:你的工作可能要变动,到轻工业局下属的塑料公司做二把手。’“”爸爸慢慢地坐下来问:“就这个吗?‘看来他没难过,也没激动,似乎早有所料。”“我妈却依然处在紧张状态里。’不过,还有挽回的可能。‘她说,’今天你就到牟书记那去。别到办公室,到家好。有些话在家里谈,一来方便,好讲,再说气氛也不同,容易争取。‘”爸爸说:“我没有那个工夫,更没那种爱好。’我妈说:”‘老杨,去一趟吧,为了我,也为了孩子。’“”我爸爸在屋里走了一圈,笑了一阵,又走了一圈,又笑了一阵。我妈跟在我爸爸的身后,带着哭声地说:“老杨,去一趟吧,我求求你。‘我妈又回过头来对我说:”子江,快劝劝你爸爸呀!’“”我爸爸站下来,说:“去?也好。你看我谈些什么呢?‘”“我妈高兴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她说:”要谈的,也无非是一种表态,对你这个时期的工作表示有了新认识,马上刹车,不再坚持了。要明确地表示出今后听谁的?这一点非常重要!牟书记已经暗示给我,只要你肯随和一些,他就改变他的决定,因为你毕竟是个有影响的人物嘛。你明天要作的大会总结报告,他看过了,很生气。你这次去一定要征求他的意见,表示出根据他的指示连夜修改,把建章建制什么的删掉,把批判三株大毒草的内容加进去。总之,要随和些……’“”爸爸笑了,他说:“你不仅是一个编剧,还是一名很好的导演呢。‘我妈苦笑了一下:”可是我担心你演不好,怕你进入不了角色。’“”爸爸戴上了帽子。我妈问:“这就去吗?‘爸爸说:”不是越早越好吗?’妈又叮咛着:“一定要显得真诚些。‘”“爸爸走了,妈在屋里坐不稳站不安地叨念着:”你爸爸这一辈子也没办过这类事,特别是对这几年的人事往来更一点也不人门儿……不行,我得去看看。’“”我妈匆匆忙忙地走了,可是没过上半个小时,两个人就一起回来了。爸爸往藤椅上一坐,咯咯咯地笑了;我妈坐在沙发上,两手捂着脸,呜呜地哭开了。“”爸爸,“子江讲到这,转身对父亲说,”你们在那里的谈话,后来我是听说了,可你回来的时候为什么还笑呢?直到现在我也不懂。“”我笑那个姓牟的利令智昏,不知天高地厚;我笑你妈水性软骨,出卖灵魂。“”怎么,“何师傅问,”你真去了?“”去了。“杨主任说,”他妈赶到那里,我们的谈话已经基本结束了。就在我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妈进屋了。我对牟万春说:“‘牟书记,请你借给我几本书看,因为我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马思列斯和毛主席的哪篇文章里讲过,为社会主义创造财富就是有罪,在社会主义企业里一强调革命纪律就叫管卡压,我也不知道毛主席何时何他说过参加革命越早罪就越大……’”“牟万春气得嘴唇都发青了,他说:”你是在质问我,还是为你的大会总结报告作辩护?‘子江他妈忙走过去,陪着笑脸说:“牟书记,你别误会,他不是那个意思。他是说,他这几年缺乏学习……’我把陈静向旁一推说:”牟书记理解能力强,一点也没误会。‘牟万春问我:“这么说你的总结报告不能修改了?’我说:”这份总结是市委常委讨论通过的,任何个人也不能随便改动它,你和我都没有这个权力。‘“我走了,离开了那里,子江他妈也跟了回来。我这笨演员,不会背她的台词,把个多年的老编导气哭了。”“我妈哭得挺伤心,”子江接着讲下去,“她一边哭一边说:”这些年,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你拆桥、我去修,你扒的窟窿我去堵。为了你,为了这个家,我在他姓牟的面前强打精神面带笑,常常为了一件小事我跑上跑下,磨出了两脚泡。可你,你不知情,为了满足你那毫无用途的清高心里,你不顾别人的安危、不顾别人的前途,你是想让我们跟你同归于尽吗?’“爸爸严肃地说:”‘你可以把革命的情操看作是无用的清高,可是让我为了个人的安危放弃原则去随和,去投靠,这一辈子我也做不到。我也要提醒你一句:搞阴谋的人迟早要垮台,你跟着这帮人跑下去,最终的命运也不会是太乐观的!’“‘我知道,这局面没法挽回了,’我妈痛苦地摇着头,‘咱们只好自己的梦自己圆吧。’爸爸间:”你是说咱们分开吗?‘我妈说:“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爸爸认真地问:”孩子怎么办?‘妈说:“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跟着我好。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孩子,为了你——你以为我就是为了当那个局长去吗?’”当时我妈靠窗站着,爸爸就坐在这把藤椅上,两个人谁也不说什么了。小妹妹一听,哭了,她不愿离开爸爸。我呢,一开始是尽力劝说,后来就明朗地表态了:爸爸没有错,同时他身体不好,我应当留在他的身边。我妈伤心地看着我说:“‘好吧,这几年的心血算我白用了,那我一个人走。’她拎起旅行袋,走了。”“小妹妹仍然在哭。爸爸站起身,看着墙上这张彩色照片。我呢,愣愣地站在那里,一时不知怎样才好了。”“事态发展得癫痫病用什么药可以真快,第二天爸爸刚作完大会总结便接到了人事调令,把他下派到手工业管理局下属的服装研究所作顾问,事隔一天,就宣布爸爸停职反省了。”“当天晚上,市委办公室的通讯员小胡来了,送来一张剧票、一个‘反省提纲’。通讯员刚走,机关党委的王书记来了。”王大爷一到,爸爸的心情由气愤转为振奋,他说:“‘我官儿帽子掉了,老婆跑了,工作没了,可老同志还没丢,这就好,这就好。’”“王书记说:”我都听说了……他们欺人太甚!‘“”爸爸指着扔在写字台上的剧票和一张纸条说:“对我挺关怀,送来一张剧票和一个反省提纲。说是看了这个戏,对我写检查能有些启发。’爸爸笑着把剧票和纸条扔给了王书记。”“对了,还附有一份《剧情简介》,你们看,在这呢。”杨子江说着站起身,走向书架,从一本《车工手册》里抽出了那分皱皱巴巴的“剧情简介”和“反省提纲”。#p#分页标题#e#

  “爸爸当天晚上把它揉成了纸蛋扔在废纸篓里了,是我把它拣起来了。”“你怎么还把它当成‘宝贝’留起来了?”“爸爸,我得留着它,这是‘四人帮’造下罪孽的证据,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件事。”子江说,“我先给你们念念这‘剧情简介’吧:”《战台风》是反映与走资派作斗争的七场话剧。剧中以某煤矿为背景,围绕着是突出政治还是生产第一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塑造了一个勇于反潮流、同修正主义路线对着干的年轻女干部形象。她提出了宁要社会主义的土,不要修正主义的煤的响亮口号,带领全矿职工造了民主派——走资派的反,最后取得了这场斗争的胜利。这个话剧是在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中诞生的,也是与我市的大大小小走资派作斗争的胜利结晶。‘这最后的一句话,指的是爸爸和他的战友们。“杨子江放下”剧情简介“,又拿起一张纸条:”我再把这’反省提纲‘念念:“请杨建夫同志重点交待以下几个问题:一,地区轻工业会议之背景;二,地区公交系统经验交流会错误报告产生的背景;三,与龙河煤矿冯海的关系;四,破坏话剧《战台风》之经过;五,制造谣言,污蔑文艺旗手……’”“无耻,卑鄙!”没等杨子江把纸条念完,老师傅何有年气愤地喊出了这四个字。在场的人谁都听得出来,这是对那个出卖丈夫,出卖同志,出卖了灵魂的女人而发的。

  “王书记看过后,当时也说:”无耻,卑鄙!‘“子江收起那剧票和纸条接着讲下去,”我爸爸当时把这一堆玩意从王书记手里拿过来,揉成了一个团儿,扔到废纸篓里了。“”王书记随后说:“我也是为给你送一件东西来的。’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个小红本,从上面撕下一页递给了爸爸:”这是我上月去北京开会的时候从一个同志那里抄来的——陈毅同志的诗。‘“”爸爸接过陈毅同志的诗,双乎捧着,读着,激动地说:“好,好,太好了!’随后轻轻地把那首诗压在写字台的玻璃砖”那几天,爸爸自然没上班,可是‘反省材料’却一笔没动。我每次回家都看见爸爸在读毛主席著作。爸爸面对着政治上的压力、家庭带来的打击,他没有丝毫灰颓,我敬佩爸爸这种精神,同时对我妈妈的厌恶也就越发加深了。“”有一天在街里我看到了妈,我叫住了她,我说:“爸爸改过剧本,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爸爸说江青的一些话也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可是现在为什么上边也知道了?他们在逼着爸爸写检查。‘我妈好象被针刺了一下,分明打了个冷颤,她长叹了一口气说:”子江,你在恨我吗?你不小了,其实,这有什么难理解的?我和你爸爸总不能同归于尽,能逃出一个总比全军覆灭好。’我说:“这么说,你是准备永远不回家了?‘她说:”这个你还用问吗?你有事,可以找我。过些天,我就要到文化局接老汪的工作了。子江,何去何从,你也到下决心的时候了。’“”我妈这番话说得似乎挺轻松,可是我听了简直气炸了肺。我往家走着,想把在街上碰到我妈的情景全告诉我爸爸。可是一进屋看见爸爸坐在写字台前,正聚精会神地写什么,他的面前放着一本厚厚的稿纸,我问:“爸爸,你开始动笔写那检查了?‘”“’检查?检查什么?‘爸爸回过头来生气地说,’我检查什么?你怎么也这样说?‘”“我说:”我看你在写嘛。’“”爸爸说:“我是在写信。听说龙河煤矿的你冯叔叔也被勒令停职反省了,我给他寄去一首诗,陈毅同志的诗。这是你王大爷上次来家送给我的。‘”爸爸又把诗递给我说,’你乔叔写的话剧,还缺一首主题歌,你把这诗给他送去。‘“”对了,就是这一首。“子江说着,指了指西墙上贴着的那首诗,”这是七一那天,王书记来我家串门,两位老人谈心的时候又提到了这首诗,王大爷提笔亲手写到这张大纸上的。我也喜欢它,把它贴到了墙上。“大家都抬起头来看那首诗。老师傅何有年站起来,向前走几步,轻轻地念道: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好象为这朗诵配乐似的,从对面乔里的窗口内传来了高昂有力的钢琴伴奏的女高音独唱。

  “你们听,这是乔里的剧本《青松赞》的主题歌,曲子谱得不错。”杨建夫说,“我想《青松赞》会马上公演了!”“雪化了,冰消了,‘四人帮’被粉碎了,从今往后咱们工作好干了,日子得过了!”何师傅转过身来,“老主任,咱们得好好庆贺庆贺呀!对吧?”“是啊,他牟万春那时候可以强令我停止工作,可他现在挡不住我这个共产党员庆祝这个大胜利!”老主任十分激动,“今天一早,我在江滨广场找我们的游行队伍,我正挤来挤去,有人一把手把我拉住了,他说:”老主任,你往那挤,咱们队伍在这呢!‘我一看,吓,市委的干部全聚齐了。我从王书记手里接过一挂鞭,工交办的小刘又把彩旗塞到我的手里,他说:“老主任,咱们这支队伍,还得你打头领着走,走吧,咱们把全市都走遍了。’我们从江滨广场出发,顺着江湾路……”“开饭了!”秀秀端着饭菜从厨房走进来,打断了老主任的话。

  “好,炒青椒、大米粥,秀秀的手艺比哥哥强多了!”老主任高兴地站起来让着客人,“来来,咱们边吃边唠。过几天,买来酒,咱们再庆祝一番。”人们上桌了。

  “大家都随便一些,”老主任说,“今天晚上,会唱歌的,唱两段,会作诗的,来两首。”“我不会编戏,”何师傅说,“我要是会编戏呀,今天晚上这个景儿啊,非得写他个十场八场话剧不可!”“可惜,我妈写了一辈子戏,你看,最后为自己写了一场悲剧。”杨子江发现小赵还站在窗口前,忙喊,“小赵,快来呀!”“这个人来回走了三趟了,你看,又站在那了。”小赵指着窗外,“真怪,这个人……”听到小赵一说,人们都来到窗前,向外看去:一个人提着个旅行袋,孤零零的站在路灯底下。#p#分页标题#e#

  “我妈,我妈回来了!”秀秀喊。

  “是她。”老主任向窗外瞥了一眼,说。

  这时,从江湾路上又传来一阵欢笑声。穿过路口便可以看到那平静的江面,一条彩船在江心缓缓地飘过去了。

  突然,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杨主任一眼便认出,这是吴之平的小孙女,她手里举着一瓶酒。

  “杨织爷,这是我爷爷让我送来的。”“好,拿杯来!”大杯、小杯、水碗、暖瓶盖都倒上了满满的酒。

  人们举起杯来。

  从窗口飘进来的,是《青松赞》主题歌刚劲的旋律。

  (原载《吉林文艺》1978年第3期)

上一篇:让伤口开出一朵美丽的花_经典文章

下一篇:端午节给闺蜜的温馨祝福语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