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尊贤使能 >

寻觅宝石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龙灵欲都网

  “徒儿,你明日下山。师父没什么可送你的,就把紫玄铁剑送给你。望你能好好利用。”听玄明教教主心里很不舍,但小徒弟有事下山。下山是会了寻找另外一块宝石。也因事关重大,否则也不可能给爱徒扬天术前去。说到宝石,是跟扬天术身上那一块相稳合,只分两半。相传这两块宝石无所不能。能起死回生,能知过去未来,能让时光倒流,穿越。能开天辟地……

  “师父,我拿了紫玄铁剑,那您呢。”扬天术深知师父的喜爱。紫玄铁剑是师父唯一看得上眼的。只因剑有灵光,锋利,美观。

  “师父,另要一把就可以了。”教主不屑,右手从后面伸出剑来,再次好好看着剑。心中也是有苦不能说!

  “师父如此不舍,徒弟不能要。”扬天术看着师父看剑的眼神,也明白了许多。这把剑跟师父虽然不长,但是师父为了这把剑也付出了不少。先是会锋利百般雕磨。后是会了人剑合一琢磨。

  “为师问了它三年,它的脾气都未能发现什么。或许它不想与我同修。即然如此,给徒弟拿去耍耍,也不是为一个好办法。”剑像是知道什么,灵光一闪一闪的。

  “那,徒儿可收下了。”扬天术跪在那里等待师父的给予。教主左手拿剑身给了扬天术。脸上感到欣慰,笑容浮见。

  “师父,徒儿要下山了。”扬天术一大清早己经收好包袱来跟师父拜别。正在门外候着。

  “嗯,进来吧。”教主正在更衣。

  “是,徒儿这就进去。”扬天术推开门。师父穿着依旧是白色衣裳,脸色依旧从容豁达。师父没有因为自己的下山而苦思,扬天术这才松了口气。“师父,这次下山不知何年马月才回来,不能陪伴您左右。”

  “不妨事,不是还有师哥他们吗?徒儿,你密密下山可千万要小心啊!江湖险恶,多在走动就多一份危险。你要好好练习剑法,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教主像慈祥的父亲一样唠叨。“山下虽然美,千万别眷恋,要是找到宝石就快点回来。你的宝石千万不要出现在别人面前,不然就有生命之忧。”

  “徒儿,记住了。”

  “这本绝生妖逃,你收好。下山后自己练习。有了他就可以随心所欲的逃了。”教主早以准备好了秘籍,从怀里拿出。

  “谢谢师父。徒儿一定会练好的。请师父放心。”扬天术接过秘籍,而且是逃生的东西,自然高兴没话说。

  “这本绝生妖逃,练起来不难。只要内强悍招式自然而成。”教主自信觉得此书好练。徒儿虽然没有过人天赋,但苦练是他的强项。

  “师父,什么不给师哥他们练呢?”扬天术虽然喜欢,可是师哥们都没练。自己练了,不是抢了他们的风光吗?“师父,还是您收着吧,徒儿没把握练好。”扬天术思来想去,还是还给师父。

  “天术,师哥他们不用练这个。他们在山上用不了逃,而你在外寻石。凶险万分,没有他,你还没有找到宝石人己经没了。”教主怒气渐长,只因扬天术什么东西都先给别人,什么事都推给别人。

  “好的,我会练好的。”

  清鲜的空气,动人的鸟语,加上分芳清香的花草。扬天术虽然听多了这些,但还是不厌倦声音的到来,鸟语花香是人生的享受。自从幼年上山以来,以有十二年没有下山了。所以小时候的往事记得还是很清楚的,知道繁华的省城,热闹的街,香香的米饭,甜甜的菜肴,和快乐的小伙伴们。

  想起了小伙伴,扬天术心里想念着呢。“不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了。这么多年他们还记不记得我。小小玲你想我吗,我可想死你了。我现在不是没武功的小童童了,我可以保护你了。”小小玲是扬天术的童年唯一的女伙伴,还是形影不离。离开她时己经七岁了,所以今年己经十九岁了,小小玲也有十七八了。“还记得我带你过得每个日夜吗?童年无知,忘了关心你了。你被打疼吗,我被打得很疼。你可知道我身上有疤,是当时留下的。……”扬天术回忆起这些心里自然有感,有痛。当初自己有那么一点武功也不接二连三的被打了,还可以还手。可是他们都长大了,童年的事己经过去了。现在报仇也报不回以前的疼了,也许他们己经不打人了,向善了……

  “小二,我只要一碗面,快上。”扬天术起了半天己经饿了。正好山下有家店,匆匆进去了。

  “好的,您稍等。”店小二恭恭敬敬的回答。

  “客官,您的面。”不久小二送来了面。

  扬天术大口大口的吃。这面也这么好吃,山下的生活可真好。

  “阁下的剑不错啊。”对面的桌走过来一名男子。“能借在下一看。”手中持着绿青铜剑。

  “阁下的也不错,为何持意看在下的剑呢?”

  “阁下的剑,是举世无双,世上只有三把。传闻三把剑都能通灵,能知道主人心里在想什么。”

  “不错,这把以与我心灵相通。阁下又何必要看呢?”

  “是吗。”男子向紫玄铁剑抓来。

  扬天术快速收回宝剑,男子落空。

  男子脸色微变,不敢再次出手。看扬天术的速度,心里暗示不如。

  “阁下可是想硬抢。紫玄铁剑只不过也是普通的剑,不必在意。”

  “不敢。”说完男子回到自己的桌上。

  “小二结帐”扬天术拿起包袱,丢了几个铜钱,这就赶路。

  “娘,术儿回来了。”扬天术经过了几天的奔波,回到自己的老家,在门外喊着。

  “谁在门外喊着。”扬田花心里迷糊。放下自己的活,出门去看看。

  “娘,术儿回来了。”扬天术推开院里的门。周围两边都种好了菜,心里一阵凉。菜里如此鲜嫩,主人应该很细心吧。

  “你是。”扬田花看了看癫痫病能治愈么?。好像在哪里见去,却不敢相信。

  “我是术儿啊,娘。我回来了。”过去握住扬田花的手。

  “术儿啊。”又仔细的想了想。“是术儿。娘都不认得你了。你什么下山来了。”扬田花想起,也看清楚了。是自己的孩子。“都长了这么大了。也怪娘不记得。”

  “娘,你受苦了。”扬天术儿看着他娘苍老的面容。突然心中就起了酸酸的,眼里一下子水晶水晶的。瞬间把他娘搂进怀里:“娘,孩儿好想你。”

  扬田花拍了拍扬天术的背后说:“呵呵,娘也好想你啊。只是路途遥远,听玄明教不准外人进入,而且更不准女子进出。所以娘才没有去看望你。”

  “孩子知道。娘,你受苦了。”扬天术再次说出。可这一次他却笑着的,有这么好的娘在家想着,关心着。心里能不甜吗?

  “娘不苦,这里有吃有喝的,什么会苦。到是术儿你,每天都练功,累着了吧。让娘好好看看。”说完扬田花推开扬天术。仔细的再看看:“俊秀的脸更帅了。加上听玄明教的衣服,更加神彩飞扬。”扬田花说的一点也不假,不紧如此还晴天一柱。胸外宽广。

  “哪有啊娘。我只不过高那么一点点。”扬天术是有哪么一点高。

  “快到屋里来坐。”扬田花拉扬天术往屋里去:“快说说,你下山干什么来了。”

  “还不是会了宝石的事,这江湖为了这事都闹翻天了。师父为了不让江湖再这样下去,所以只令徒儿一个人下山偷取宝石。得手后回教。”扬天术对下山寻宝石之事对娘自然没有敢隐瞒。

  “看来你师父很看好你。这么大的事只让你一个人下山。真难为术儿你了。”

  “师父对孩子自然没话说。孩子都记在心里。”

  母子二人你是有说不完的话,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火热。

  ......

  “娘,我睡地上就可以了。不用收拾房屋了。”扬天术看娘忙里忙外的。自己都不知做些什么。

  “你下山有这么大的事要做,什么能睡在地上呢?生病了,可就不好办了。”扬田花忙着往外倒垃圾。心里明白,孩子不会住多少天。但为了能让有家的感觉,自然忙着也开心。

  “不碍事的,术儿健康着呢!再说学武之人不会这么容易生病的。”扬天术不停在娘的后打转。娘走到哪她跟到那。

  “你扫地啊,跟娘转着干嘛。”扬田花看着扬天术在后面跟前跟后的。

  “是的娘。”扬天术回屋拿了扫把。

  经过一段时间,娘两忙里忙外的。把屋子打得有模有样的。

  “收拾好了。术儿坐。”扬田花坐在铺好的床前。

  “恩,”扬天术把扫把带回屋放好回答道。

  “你躺着,娘给你说你爹是什么得到你手上的宝石。”

  “恩,娘我听着。”

  “当年你小娘不敢告诉你。怕你乱说,会杀身之祸。可没想到你师父却发现了,还叫你来抢宝石。这或许就天意吧。”

  “不管是不是天意,术儿一定会找到另一块宝石的。解救江湖。”……

  “师弟,你原来到这了。”王迁悦听说钱曾木被雄联教追杀。自己身为他的知己,不能做事不管。这不就出来寻他了吗?经过了半个月的打听,追查。终于在这片林子遇见了。

  “师兄,你可总算来了。”钱曾木靠木躺下。

  “恩,我也打听到,你会出现在这片森林里。我就赶来。”

  “师兄,这块宝石就交给你了。”钱曾木一身血淋淋,身刀剑无数的伤口。看似跟众人搏斗所受的伤。因此无力的从怀里慢慢的掏出宝石。“师弟,我一个文弱书生。武功又没怎样,什么可能保护好宝石。”

  “正因为你文弱…”钱曾木反噬一口血接着道:“书生,才不会被雄联教发,发现。再加上你跟不常见面,他,他们是很难想到宝石会放在你这里。你就放心的收好。”钱曾木把宝石放到王迁悦的手上。“我身上还有一块假宝石,呵呵,给他们用。”

  “恩,我会的。师弟你放心。”王迁悦思索一翻,也有些道理。宝石在我这里,比在雄联教的手里强得多。

  “你说我两几十年的交情,世人却没有发现。”钱曾木感叹道。“想我名声在外,世人都说了解我。连这一点都看不到。”说完遗憾的走了。

  “师弟,师弟。”王迁悦看着钱曾木熟睡,双手摇摇他的身体。王迁悦擦过眼泪,沉默。

  “还是快离开吧。雄联教追上来,就不好办了。”王迁悦心想。

  “娘,我去练功了。”杨天术吃过早餐,拿着剑起身要往一平山练功。

  “吃饱了吗?”扬田花双眼疑惑问道。左手拿着碗饭,没吃饱还有点饿的样子。

  “我吃饱了,娘你慢吃”扬天术脚步己经走动了。

  “去吧,早点回来。”扬田花知道留不下他。只能让他去了,同时也怕练功忘了时间,累着了。

  做为母亲有时也很无奈,眼睁睁看着孩子进入江湖纷扰之中自己却无能为力。练好功夫是唯一保护自己孩子的出路。

  扬田花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寒。起

  “知道了。”扬天术有这样的母亲心里自然是快乐的。扬起持剑的手,拜拜。

  走过了门口,开始走竹林。这里人烟稀少,但小路前行,还是清晰的。

  扬天术在的村,只有十几家。但不是诶着,都离的好远。所以房屋看起来还是很宽敞的。离镇上特别近,几乎是同一村。镇名叫木晴镇,村叫木竹村。

  扬天术每走几步,往事就一点一滴出现在脑海里面。所以喜怒哀乐不断的浮现在他的脸上。

  不久扬天术的脚步到了一平山山脚下。

抚州癫痫早期如何治疗

  “这山,什么变老了许多。”扬天术往上看,树枝叶,都开得老了许多。言语脱口而出。

  山还是一样的山,可事物都变老了。往事不堪回首。扬天术用鼻孔吸了一口气,再缓缓的放出来。是在叹息。

  扬天术从怀掏出书来。开始了第一次阅读师父的书:江水滚浪,随风而起……。

  时间分秒过去。扬天术脚步到了山顶。回头一望是自己的家乡。那里烟雾缭绕,雾里透些着房屋。镇上就没那么幸运了,清晰的看到两三条曲线的通道,两边密密麻麻的房屋。显得热热闹闹的。

  扬天术看过家乡,转身看着眼前。平平的地毯,宽阔的地面。不远处紧有一个大大石头。这石头要十几个人围住,才能抱得起。什么都是圆的,表面也够光滑。石头的上面是平着的。

  扬天术看着这个石头微微笑了:“没想这么多年没见,你依旧是原来的样子。”又叹息道:“以前,我就想在你上面练功。可当时我不会武功,不知道该什么练。如今我可以练习了,还要练习很长一段时间。”扬天术运起内力。噔一下就上去了。

  扬天术用力在四周踩了睬。确认结实后,走到中心点,开始了打坐。

  双目紧闭,回忆起秘籍上的字图,并跟字图练习。……

  经过一段时间苦思冥想。扬天术悟出了一些道理。双目突然睁开,腾起空中,把双脚放下,准备开跑。

  扬天术往地上奔跑而去。只见后有影子跟随,分秒之间己经到了另一头。再一分一秒又回到原点。来回跑了几次,只会了熟练。

  再经过一段时间,扬天术又回到打坐地方翻开秘籍边看边打坐。

  就这样连续练习。

  “师姐,我们都赶了几天的路程了。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再赶路吧?”远处传来女子的声音。

  扬天术停下了练习。心里念道:“不知是何人夜经地。”腾下石头。仔细再听了听。

  “师妹,我们不是刚刚才休息的吗?”被声为师姐回头训道。

  扬天术听到了,知道有人来了,退回石头后面。

  “哪有,两个时辰前休息。现在深夜,路黑黑的,走起来不方便。还是回镇上休息吧!”师妹很委屈说道。

  “师妹,不是师姐说你。寻石不是容易的事,叫你不来,你偏要来。现在吃到苦头了吧!”另一位师姐说道。

  “青师姐,当初是觉得有架打,可没想要走这么长的路。晚上还不能睡觉。就休息休息吧。”

  “师姐,你看…”青师姐不忍心对师姐说道。

  “好吧,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师姐收起脾气,给小师妹休息了。

  三人来到大石头前靠下。

  “师姐,你说晴天城会有我们要的消息吗?”小师妹气喘呼呼的问道。

  “应该有,晴天城是繁华之地。人来人往,消息应该很多。宝石消息会有一点的。只要我们寻着这一小点线索,宝石可能就出现。”师姐也是未知有没有宝石的下落。

  “哦,这宝石的消息什么这么难收到。”师妹抱怨道。

  “因为知道的人都死光了。”青师姐凄凉的回答道。

  扬天术听也听到一此大概。走出去与她们会面。

  “什么人。”青师姐听到脚步声,起身右手将要拨剑姿势。

  “在下,扬天术”扬天术抱拳道。

  “是哪一教的。”师姐和师妹也同时起来,做出将要拨剑姿势。

  “听玄明教。”扬天术如数回答。

  “为何偷听我们说话。”青师姐依旧气势凌人道。

  “师姐,是不是要跟他打架。”师妹用手指了指扬天术。小声说道。

  “谁说的,看他样不像是来打架的。”师姐看出一些事来,辨解说道。

  “在下没有故意偷听你们说话,是姑娘你们用了我的地方。”

  “不是的,你想想,在夜黑风高的夜晚,有人在背后突然出现。你说会是好人吗?”师妹依旧细声细语的说道。

  “什么说。”青师姐意识到自己是用了别人的地方,要是真的想偷听,他也不会出现。

  “不好人,那是什么。”师姐问道。

  “很明显是色狼。”师妹解释道。

  “在下在这里练功,是你们要在在下地方休息。”扬天术依旧恭敬的回答。

  “看招吧,你个色狼。”师妹这么久不当扬天术是一回事,没想第一次出口,即然是要打。拨剑就往扬天术身上刺去。

  “姑娘,你误会了。”扬天术则身躲过去了。

  师妹持剑一扫,扬天术依旧不慌不忙也躲过了。其实他可以还击的,可是没有。师妹又往下一劈,扬天术还是躲开了。……

  过了不久,师姐看着扬天术依旧不还手,劝道:“师妹,别打了,人家都没有还手。”

  师妹停住了攻击:“两位师姐,你们什么都看着,也不出手帮帮忙。”师妹回到师姐们跟前。

  “你没看见,别人都不还手吗?”师姐没好气说道。

  “可他是色狼。”师妹回答道。

  “是色狼我们三个早就被吃了。”师姐辨解道。

  “多谢女侠不出手。不知几位女侠是何教。”扬天术过来问道。

  “见笑了,多谢承让。我们是古素剑教。”青师姐恭敬温和,指着师姐道:“这是我师姐,林小晓”又指着师妹:“这是我师妹,文宜双。我性青,名叫苏缘。”青苏缘很友好的介绍了姐妹三人。

  “古素剑教,你可曾知道有个叫金玲儿。”古素剑教,扬天术想起娘提起小小玲在古素剑教,便问道。

  “中山六院神经科好不好你说的是,我们的小师妹啊。恩,她是我们教的。”青苏缘不用想反应过来了。

  “她现在在哪里。”扬天术语言追紧道。

  “晴天城,我们正要与她会合。”青苏缘一五一十的回答。反问道:“公子,莫非认识金玲儿。”

  “认识,己经有十多年没见了。”扬天术遗憾的道。

  “她是你的什么人。”文宜双似乎对男男女女之事,特别感兴趣,问道。

  “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扬天术深思。心中有那么一点喜,更多还是忧愁。不知道是不是小小玲,但又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心里就有那么一丝丝希望。

  “公子,可真是念旧之人。不说了,我们要赶路了。后会有期。”青苏缘说完姐妹三人从黑夜前行。

  “后会有期。”扬天术恭送道。

  看着姐妹三人前去,扬天术真想眼着前去。或许是因为在家的缘故,每每一处地方都有金玲儿的影子。

  扬天术叹了口气,带着愉悦的心情往山下赶去。

  路挺黑的,但在黑夜久了还是能看见路的。风吹过绿叶“咝咝”的声音,在这静静的夜晚。扬天术因此感觉很是孤单。因为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一个人的多。在山的时候大多都是一个人练习武功,有很多武功师兄们是没能练的,只有自己寻思武功,学到多少是多少。师兄们不是不想与自己相处,而是自己把时间都花在练习上了。跟师兄们只算认识,师兄弟的感情也太薄了。或许是宝石的原固吧。所以师父特别疼爱自己。远处身穿破旧的衣裳,头发苍老正往扬天术这边赶来。

  “娘,你什么来了。”扬天术看了一下,脸上微微一笑。

  “我只是过来看看,随便叫你快点回家休息。天都这么晚了。”扬天术慈祥的说。

  “走吧,娘,我们这就回家。”

  黎明时分,扬天术写下了一封书信。往晴天城赶去。晴天城是一古城。城的周围都小山古树,中间密密麻麻的房屋,和平行的街道。其中最大的是酒楼,在城的中心。酒楼拦上了足足四条街道,四面都有大门进出。门上挂着凡仙楼,字的上面又是一层。每一桌都有一扇窗,都是打开着的。另一面也差不多有这么长,门口上依然是三个字“凡仙楼”,上面是走廊。另两边也对齐相同。

  林小晓等三人经过日夜赶路,最终到了晴天城。

  “师姐我们是不是到了晴天城。”文宜双看着头上的牌匾,上面写着“晴天城”三个字。眼前一亮,双手微微鼓掌。心里有些不相信。

  牌匾是挂在像口字的中央。两边是房子。所以这里也形成了一条街。

  “恩,是到了。”林小晓也看了牌匾,心情舒畅多了。“走,去找师父她们。”

  “恩”文宜双,青苏缘异口同声。三人走在街道上,无不是众人的焦点。无数个男人的双眼盯着她们看。

  “好奇怪哦,他们什么都用色咪咪的眼睛看着我们。”文宜双看着这么多双眼看来,心里不自在。“有的还对我们笑。”

  “这就是传说中的色狼。这回你看到了吧!”青苏缘面无表情,不畏惧这些男的。

  “呃。”文宜双被惊到了:“色狼,这就是色狼啊。好恐怖。”文宜双小跑的走到林小晓和青苏缘中间。

  “有什么可害怕的,他们若是敢来,师姐我给他们吃上几剑。”林小晓淡定说道。

  “三位女侠,急匆匆的,这是要去哪。”一名男子穿着白色布衣,脸色带着一些邪气。手上拿着绿青铜剑。年方二五六。

  没错,他就是在听玄明教山下,问扬天术要剑的那位男子。

  三师姐妹,拐个弯避开男子。

  “三位女侠,莫非不想知道你们师父在哪吗?”男子不去拦阻三位师姐妹,反而摆着一副高傲自信的模样。

  “哦,这个,你也知道。”青苏缘停了下来:“我们是何教。”

  男子“哼”一声不屑说道:“古素剑教,想我在江湖走这么多年,连这个都不认识。那也白走了。”

  “阁下拦路这是何意。”青苏缘不解说道。

  “只为与女侠同行。”男子转过身恭敬说道:“在下方知语。”

  青苏缘也介绍了自己和师姐妹。

  “青师妹,你这是。”林小晓不解。为什么对眼前这位不相干的人也这么好。只为了见师父,还是别有用心。

  “呵呵...不用担心,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的好。”青苏缘明白师姐的疑虑。

  “女侠跟我走吧。”方知语说完便带头前去。

  扬天术走了几天几夜,到了小溪镇。小溪镇离晴天城是最后一个镇了。

  扬天术心里默念道:“终于快到晴天城了。今晚就在此地住一晚,反正也不急着到。养养神也不错。”

  扬天术寻找店住。找了一会儿,最终找到一家。进门说道:“要间上房。”

  “好的。跟我来”老板娘说完带扬天术上楼。“三号房。可以吗?”老板娘打开三号房。

  扬天术看了一下:“恩,可以。”

  “先给钱,后住店。跟我来付账。”老板娘关上门,又带下楼。

  扬天术做了一些手续,把三号房给租下了。看着夜还早,起身出去走走。

  “客官,要点海鲜吗。”烧烤老板看着穿着华丽的衣服扬天术。

  “不了,请问这里有百晓生吗。”扬天术出门悠闲的逛逛。热闹的大街,吸引他来到这里。

  “没有,我镇上几十年,没听说有百晓生。”老板想了想:“晴天城到是有一个,名叫杜门闲。”

  “恩,这个在下己经知道了。”扬天术回道。

  老板羞色的笑了笑:“耶耶,找他癫痫手术费用有事吗?”

  “恩,有点事。”扬天术实话一句。

  “找人,还是找物。”老板明白,找百晓生不就是这两样吗?

  “找一些东西。”说完扬天术便前行去了。

  “哼,又是一个疯子。”老板低头干活骂道。

  扬天术走着走着,感觉好像有人跟着。回头看看,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盯着他,整个人脏兮兮的。

  “小妹妹,你这是...”扬天术过去蹲下说。

  “大哥哥,给点吃的吧?”小妹妹伸出双手。

  “要吃什么。”扬天术看出些许便问。

  “要一些包子。”小妹妹边说,边跑到不远处的一处包子铺:“老板给我两个包子。”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等待老板开包子竹盖。

  扬天术微微笑着,也跟着过去。

  “自己拿。”老板开起竹盖。

  小妹妹拿起包子就往嘴里一啃,半个包子没了。

  扬天术摸了摸小妹妹的头:“还要吗?自己拿。”

  小妹妹不客气的一拿再拿。

  扬天术看了小妹妹己经没有猛吃的时候:“你叫什么名,为什么沦落到这。”

  “我叫金琳儿,我家里人被雄联教的人杀死了。我是逃到这来的。”小妹妹金琳儿坚强的说。

  “你是金铃儿。”扬天术激动的把眼前跟小小铃名字一样的小妹妹搂进怀里。眼睛里的热泪点点滴滴的流下。

  金琳儿一句也没说,静静的给扬天术搂着。

  扬天术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金铃儿己经十八九了。什么可能是这个弱不经风的小丫头呢:“失礼了。”推开金琳儿,擦自己的眼泪。“我没什么,大哥哥你什么哭了。”金琳儿不解问道。

  “大哥哥没哭。跟大哥哥走好吗?”扬天术看着金琳儿的脸。自己仿佛又回到小时候。

  “好”金琳儿低着头。

  扬天术带着金琳儿回自己的住处,心里对雄联教打心眼里的愤怒。怕恶欺善的雄联教,总有一天我会讨回这批血债。

  雄联教人多势力超大,做这些杀人的事数不胜数。就是势力超大所以无人敢惹。正义之教深知其恶行,但只因无人举旗,自然没人敢去讨债。被害的平民们见到只能躲的份,哪里敢在雄联面前露脸。露脸的都被杀得光光。金琳儿的爹娘不就是这个下场。

  正义之教这些年为了宝石之事,都各种猜疑,有时还大打出手,感情们都变了。

  回到住处后扬天术笑道:“快去,洗个澡。”

  “恩。”金琳儿乖乖的去浴盆里洗个澡。

  经过了擦身洗脸。金琳儿露出雪白的皮肤,圆润的脸蛋。再露出淡淡的笑容,如小仙女下凡一般。

  穿着紫色衣裳走到扬天术面前,显得也有些女侠的风范。

  扬天术看了一眼,被吸住了。原来小姑娘也有这么美。指子摸着金琳儿的鼻子道:“都赛过大姑娘了。”

  “哪有,大哥哥你是逗我的吧!”金琳儿跑进扬天术怀里抱住他问道:“大哥哥你叫什么名。”想起还没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

  “扬天术,以后你就叫我术哥哥就可以了,我就叫你全名。好不好”扬天术也搂着。

  “好。”

  “今年多大了。”

  “我有八岁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天亮了,扬天术带着金琳往晴天城赶去。

  “晴天城你去过吗?”扬天术问

  “没去过,听说很热闹。”金琳儿挠一下头发想了想。

  “我只去过一次。那里有超大的酒楼,英雄倍出,一般人都会去那里吃住。打听事起来很是容易。我们这次去,是打听宝石的下落。”扬天术对金琳儿说,也是对自己说。人海茫茫的,找一个比大母子都不到大的宝石。

  “宝石,宝石是干嘛用的。”金琳儿对宝石没概念。也不能怪她,因为她是平民之女,她爹娘什么可能把这些危险的事挂在嘴边。

  “宝石,不是看他的美丑。而是看他的功能,没有功能这宝石就不会被众人所追逐,一直以来的杀路就少了。”扬天术细心的道来。

  “术哥哥要宝石做什么。”金琳儿不解问道。

  “自然是会了结束一直以来的杀路。”

  “恩,我们代表正义,结束为此杀路。”金琳儿很肯定的说道。

  金琳儿虽然不会武功,但有术哥哥在,心里就什么也不害怕了。

  “恩,代表正义结束为此杀路。”扬天术用柔力的语气重复金琳儿的话。

  扬天术在如口字的晴天城门口,站着细看。心里放下了瞒走的信心说道:“玲儿到了。”

  金琳儿也看着门牌:“恩,晴天城”

  卖菜的大哥哥阿姨们,在不远处盯着他们俩。心里迷糊着:这两个站着一段时间了,什么也没动静。莫非都傻了。大哥哥阿姨们不必要的不往下想。

  金琳儿摇了摇头:“我们走也没多长时间。术哥哥,你在看什么。”

  “玲儿,你又在看什么。”

  过了很久,俩人同时露出浅浅的笑容。开始兴奋,狂欢。其次更疯狂。

  “你好啊,晴天城。”扬天术兴奋,狂欢过后向门牌招手:“玲儿,我们走。”

  “好的,术哥哥接下来我们要去看。”金琳儿还在兴奋,狂欢中不能回旋。

  “找住呗,之后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我要去酒楼。去酒楼好不好。”

  “好。”

上一篇:琉璃_句子

下一篇:读《水浒传》有感500字——我眼中的水浒人物_读后感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