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牛羊父母 >

实录:我亲手喂饱了惦记着我老公的吸血鬼_情感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龙灵欲都网

  作者:初一十五   编辑:艾妃

  我今年三十岁,叫王菲儿,在996的艺术传媒公司上班,每天除了对接客户就是文字和图片的排版,虽然说工资和待遇还算稳定,但是感觉没什么晋升的空间,加上在提倡“副业刚需”的年代,我总想着做些什么让钱包再丰满一些。

  直到一天我收到了一条微信,陈薇薇在微信里直截了当地问我,要不要合伙开一家卖内衣裤的淘宝店。

  我和她是初中和高中的同校但不同班的同学,她的妈妈和我的妈妈也是同一个系统的老朋友,从妈妈地方得知,她是因为高考失利才错失去北京上大学的机会。所以,虽然这些年联系不多,但是在我的印象里,这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再加上彼此母亲是认识的,我觉得这个生意合伙人我可以试一试。

  很快我俩就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了,她的姑姑一家就是靠卖内衣裤发家的,所以她负责货源,而我负责宣传和货品拍照的专业老本行,为了资金流水方便起见,我俩也办了一个联名的账户。

  小事业做的风生水起,也有了固定的客户。而同时陈薇薇也交了男朋友,自然没有更多地时间在淘宝店上,但是作为朋友这点应该是要体谅的,于是我把老公叫来帮忙,他一下班就过来我们的淘宝工作室跟我一起继续工作。

  陈薇薇也非常感激我老公的义务工作,经常给他端茶倒水,或者在他来之前就把乱糟糟地办工桌整理地一尘不染。

  事业稳步前进,同事关系融洽,一切都很好。

  直到有一天,当敲定了一个网红为我家内衣裤带货时,我发现账户里的钱只剩下了几千块钱。

  我的心里一咯噔,难道陈薇薇背着我老鼠偷米?

  这个账户只有我和陈薇薇有密码,老公也示意我最好私下和陈薇薇聊一聊,说不定有什么隐情。然后,我就把陈薇薇约了出来,找了一个我们之前创业时经常挑灯夜战的咖啡厅。我的心情有点复杂,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开这个口,毕竟这么多年的友情加上父母这辈的交情,如果真的是我小题大做,伤到大树的根基就得不偿失了。

  陈薇薇跟我聊着他的男朋友开了自己的公众号,得了几次青云计划,读者都非常喜欢他拍的照片。她越说越兴奋,对男朋友的溢美之词全写在了脸上,还给我一张他男朋友的名片,说如果有合适的工作一定要推许昌市老年羊癫疯治疗哪家医院好荐给他男朋友……她的话我听的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对了,你约我出来什么事情啊?” 陈薇薇倒是先挑起了话头。

  “薇薇,我发现公司的资金账户的大额支出很多,你知道这个事情吗?”我假装淡定。

  “我不知道啊,这个真的太奇怪了,今天周五,银行都提早关门,要不你周一去银行问问?”陈薇薇一脸的无辜。

  原来真的不是她,那说不定是别的人或者是别的原因,虽然钱还是不知所踪,但起码我知道不是陈薇薇就好。我们俩商量着方法,把可疑的人的名字一个个的列出来,再一个个地化掉……

  陈薇薇没有呆太长的时间,虽然我还想跟她一起讨论,但是她说他的男朋友的工作室承接一个一个新的拍摄项目,今天甲方来,她必须要到场。

  所以,最后我跟陈薇薇说,我让她跟我周一一起去一趟银行,问问情况。

  过了难熬的周末,离银行开门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在了卷帘门前。在去之前我已经计划好了,我想要看银行的监控,几笔转账显示的都是柜面取现。如果我能调到监控,那个贼就一定跑不掉。

  我找了一个别着“实习”的小女生,我径直地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把银行卡按在她的面前,跟她说我的卡被盗取了,是你们银行疏于职守,我要求看监控。小女生明显被震慑住了,她说她的权限不够,不能做决定,要找主管老师,她不停地拨打着电话……

  我跟她说,我不看也行,你帮我看看,告诉我是男是女就行。此时的实习生已经满头大汗,在我退了一步以后,她没有说什么,我就看她默默地对着电脑开始操作。同时,陈薇薇也走进了银行。

  陈薇薇站在了我的身边,问我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实习生听到声音就抬起了头看了看我们,我清楚地看着她看了看陈薇薇,又看了看电脑,又看了看陈薇薇。这样反复了有两次,最后她专注地盯着我,跟我说你:”这张是联名账户,只有账户登记下的人才有权在柜台取现,而你的账户状态显示正常,没有盗取盗刷的状态,你们要不要再商量一下?”

  我留意到了实习生的暗示,我假装问实习生,如果一定要看监控的话怎么办。她告诉我,只有报警才可以。

  “好,那我报警!” 我拿出手机刚准备拨打电话,陈薇薇就拉住了我拿电话的手。

  她说,是她拿了钱。

 宝宝癫痫病的早期症状 她告诉我,他的男朋友肾不好,他每个月都要做肾透析。

  她的爸妈本来就不喜欢他,觉得他一个拍照片的工作不稳定,如果知道他有这个病肯定不会答应他俩结婚的。本来想乘着周末把钱补上的,没想到那个甲方没有看上男朋友的拍摄作品,没有拿到定金,就没有钱能补上我俩的联名账户了。

  我一边安慰她说,事情解释开了就好,而且之后他俩结婚如果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开口就好。

  她一边说一边抹眼泪,还说,自己应该相信我,把实情提早告诉我,只不过她怕我把在这个事情告诉我的妈妈,然后我的妈妈又告诉她的妈妈,她就索性从源头切段了,谁也没说。

  这件乌龙事件就这么过去了,有天我说漏了嘴,把这件事情告诉给我老公听了。我心里想着,陈薇薇不告诉我是对的,我还真说漏嘴了。

  我老公除了跟我一样心疼陈薇薇时,他也提出要我私下拿一点钱给陈薇薇。虽然她家境不差,但是现在就靠她小俩口一起支撑这个昂贵的医疗费用了,我作为好朋友应该要表示一下。我一拍脑门儿,还真是,我这个大条神经也太不体贴了。

  我没跟陈薇薇说,就直接拿着她给我的名片,找到了她男朋友的工作室—张翔川工作室

  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在拍照,灯光打的很强,一时没有看到我进去。我就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我看着这个正在工作的张翔川,精神头不错,身材也算强壮,谁知道得了这么一个坏毛病。

  “Hi,你来啦,坐一会,我给你倒杯水。” 我们只简单地打过几次照面,都是他之前来接陈薇薇下班的时候,虽然这半年来少了很多。

  但是陈薇薇说大部分男人都是这样的,刚开始热火贴心地不行,钓到手以后就放任不管啦,哪像我这么好运气,嫁了一个十年如一日的好老公。

  张翔川递给我一杯水,眼里充满了诚恳。我们聊了聊彼此的近况,可毕竟我们俩并不熟悉,一会我就觉得气氛变的尴尬了,我于是就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垫在了杂志下面,告诉他,这是我和我老公的一点心意……

  可是,张翔川一脸欲言又止,他问我说,为什么要给他红包。

  我想他作为男人总是有自己的自尊心在,总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的了病。我想到了陈薇薇跟我说的,他俩要结婚的事情。我就说,这个是结婚的红包,想提早给你们。

  只见张翔川重癫痫医院西安哪家好重的地叹了一口气,他说,这个已经是他收到的第三笔钱了。

  后来在详聊后,我才知道—陈薇薇一直以他的名义借钱,谎称他得了重病,朋友都不会直接来验证得病的真实性,陈薇薇就利用了人性的善良—她这样骗钱,其实是为了要给自己筹钱去整容。去韩国整容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再加上陈薇薇的父母非常的传统,就拒绝了她要钱的要求。

  而张翔川也不支持她整容,他觉得陈薇薇已经很漂亮了,再加上之前已经做了好几次的微调,他觉得陈薇薇对美的追求有点病态了。第一次他收到陈薇薇的朋友的微信转账—留言是祝你早日康复时,他就知道时陈薇薇搞的鬼。

  陈薇薇倒是也承认了,甚至怂恿他俩人一起开“夫妻店”,还说之后说病治好了就行,而且她甚至有点洋洋得意自己的小聪明。

  陈翔川说,他很清楚明白地跟陈薇薇说了,这个是欺骗的行为,别说牺牲友谊了,你欺骗的数额大了是要构成刑事犯罪的。可是当时陈薇薇答应他了,但是需要一段时间,毕竟肾病不是一下子就能治好了。

  可是,他发现,她继续不断地跟新的朋友撒谎骗钱,别说结婚了,他已经单方面跟陈薇薇分手了。他还说,这个女人不仅撒谎骗钱,心肠也坏,让我别再被她骗了。说着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他和陈薇薇的聊天记录。

  “王菲儿就是人傻钱多啊。”, “我不需要做事,就有钱拿,王菲儿这个苦逼。” “ 我觉得王菲儿的老公对我有意思,想想也是,谁不喜欢美女啊。” 我看着自己的名字一次次的出现,心中的愤恨,委屈越来越满。

  我打了个电话给老公告诉了他一切实情,老公告诉我,其实他一开始就不喜欢陈薇薇,因为她明明知道我是你的老公,却还老私下给我发穿着暴露的照片。他制止过陈薇薇,她却嬉皮笑脸。老公觉得这个人的品行有很大的问题。所以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才会建议我先跟陈薇薇聊一聊,他觉得应该跟她有关。

  偷我的钱,还惦记着我的老公。

  我开车到了陈薇薇的楼下,告诉她我给她买了奶茶,跟往常一样。她连妆都没画就跑了下来,坐上了我的车。

  我说今天想开的远一点带她去兜兜风。

  她陈薇薇坐在副驾舍,吸溜着珍珠,好不自在。我一会就开到了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工地。

  我告诉她车子的轮胎坏了,我要下车把备用轮胎换上,她也打开了门跳下沈阳癫痫病怎样治好了车。在这瞬间,我把车门都锁上了。穿着睡衣拖鞋的陈薇薇在冬风里瑟瑟发抖,拍打着我的门问我到底在做什么。

  “ 你骗我钱的时候,怎么不问你自己在做什么?!” 我放下了副驾驶的半截窗户。陈薇薇明显地怔住了,趴在半截窗户上大声地说 :“ 这点钱对你来说也不算多少钱,我们回去再说,我顶多还给你就是了。”

  我听到这些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她居然把骗钱说的如此轻松!我一起油门又一脚刹车,地上的泥水都溅到了她的衣服和脸上。她突然破口大骂,各种难听的话不绝于耳,说我是戴眼镜的四眼黄脸婆,迟早要离婚。

  “离婚也轮不到你,谢谢你给我老公提供的免费的黄图,你脱了衣服给我老公看,他都没看上你,怪不得要去韩国整容,我看要整的地方多了去了!” 我猛一踩刹车绝尘而去,透过反光镜,我看到她像疯了一样吵吵嚷嚷。

  第二天,我妈妈打电话跟我说陈薇薇的妈妈给她打电话了,语气很差。说我不信任陈薇薇动用资金,她只不过没有提前跟我讲用钱的事情,我就冤枉她偷拿钱。还去找陈翔川嚼舌头,导致他俩现在鸡飞狗跳地要分手。甚至开车载她出去,把她放在工地欺负她,害她差点被人强奸……

  现在两个妈妈在单位里的关系很僵,虽然妈妈也知道错不在我,但是她也知道当自己家的孩子出事儿的时候,家里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不过,妈妈也很气她家的做事风格,她觉得她也从这件事情看出了陈薇薇妈妈的人品,以前虽然共事了这么多年,但是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事情,只有真正遇到事情了,才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

  最后,我报了警,带上了陈翔川之前给我看的微信对话和行车记录仪录下的—她在工地那天承认偷钱的话。

  陈薇薇的事情已经花了我太多的精力,甚至把性格脾气温和的妈妈都卷入这场是非里。之前总想着彼此间的人情,友谊,用自己的方法处理着复杂的问题。

  我错就错在,这已经不是我们能解决的问题,陈薇薇已经触犯了法律的高压线,她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完—

  投稿、倾诉:

  

  看更多故事

  请长按下图  好看的人,都在看~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爱情,没有人陪_情感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